未分类

富二代抖音app宅男官方版

PS:求订阅~求月票~求推荐~

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

“渠使,你说那周虎会见咱们么?”

在回到城内的昌记客栈后,何璆问张翟道。

在他看来,黑虎贼的首领周虎并未知晓他荆楚义军的详细。

张翟摇头说道:“莫要因为对方是山贼就低估了其眼界。……在见那陈财时,我故意诈他,那陈财却立刻就猜到了你我的身份,可见当日假冒我义军名义的,确实就是这伙黑虎贼。”

他在桌旁坐下,伸手拎起桌上水壶给自己倒了一碗水,一边倒一边继续说道:“虽说暂时还不清楚究竟什么原因,但我认为黑虎贼当日假借我军名义,多半还是希望利用我义军来转移南阳军的注意,即‘祸水东引’。……倘若不是大致了解我义军的情况,黑虎贼又如何会想到这一招?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何璆以及在旁的几名义士这才恍然大悟。

次日,就当张翟等人在昌记客栈等待消息时,忽然有两人指名道姓来请见张翟。

张翟当即就猜到肯定是黑虎贼的人,遂将那两人请到屋内。

只见那两人见到他,抱拳说道:“足下便是张老贾吧?大管事命我二人请老贾到城南工坊面谈。”

张翟笑着问道:“贵管事,可是陈财陈管事?”

唯唯的美妙私房

“正是。”那两人回答道。

见此,张翟便接受了邀请,带着何璆等几名义士走出了客栈,乘上了对方准备好的马车。

由于注意到这二人手上老茧明显是常年手握兵器所致,因此何璆等几名义士在坐上马车后,暗中提醒张翟保持警惕,但张翟却不以为意,笑着让诸人不必过于紧张。

他看得很明白:首先这昆阳县,没有谁会对一群初来乍到的商贾心怀什么恶意,至于黑虎贼,观黑虎贼先前假冒他义军的举动,可见对方当前需要他义军的帮助,既然如此,对方又怎么会害他们呢?

事实证明张翟的判断是正确的,很快,那辆马车就来到了昨日张翟等人拜访过的城南工坊。

待张翟、何璆等人走下马车时,正巧看到陈才领着几名手下从工坊内走出来,老远就拱手招呼道:“张老贾。”

张翟笑着回礼:“陈管事。”

如他所料,陈才热情地迎上前来,待走近后却突然压低声音说道:“此处说话不方便,你我入内再做详谈。”

张翟有些惊讶,下意识地朝着四周瞧了瞧,旋即他便发现不远处的某条小巷口,有一两个人站在那往这边瞟,行迹怎么看都感觉有点可疑。

会意地点点头,张翟这次任凭陈才热情地拉着他的衣袖走入工坊内。

此时工坊内,如同昨日那样,依旧有数百名当地百姓在干活,在陈才领着张翟走入工坊内时,他们纷纷好奇地转头看了过来,甚至私下议论。

张翟大致听到了一些议论,似乎是在猜测他是哪里来的商贾。

待走入工坊内的隔间,陈才这才松开张翟的手臂,笑着说道:“方才有所冒犯。”

张翟当然不会在意,好奇问道:“是有人在监视贵工坊么?”

陈才惊讶地看了一眼张翟,坦率地承认了。

见此,张翟心下很是惊讶。

要知道在他看来,黑虎贼已经控制了昆阳,究竟是何人胆敢监视这座工坊?

他忍不住试探道:“陈管事就任凭他们监视贵工坊么?”

陈才笑了笑,说道:“只是几个正直过头的侠义之士,处心积虑想要抓到我兄弟会的把柄,呵呵呵……不过为人不坏,我也很欣赏他们,不欲加害他们性命,就任凭他们。……请。”

“……请。”

张翟有些意外地看了几眼陈才。

他愈发感觉,黑虎贼这伙山贼,与他印象中的山贼确实大不相同。

这伙人,甚至可以容忍对他们抱持敌意的人而不予加害,这份从容,这份大度,让张翟越发相信黑虎贼已经在昆阳掌握了局势。

片刻后,待陈才与张翟二人在屋内的桌旁坐下,陈才低声对张翟说道:“尊驾的书信,昨日陈某已亲自送交我家大首领,大首领答应与尊驾一见,不知尊驾何时方便,陈某好做安排,带尊驾几人前往主寨。”

“主寨?”

张翟微微愣了一下,旋即立刻恢复常态,笑着说道:“张某认为此事紧要,越快越好。”

陈才会意,点点头说道:“那好,我立刻着手安排。”

“多谢。”

片刻后,陈才亲自将张翟送上来时的马车,暗中吩咐驾驭马车的那两名黑虎贼将张翟等人带往主寨。

再次坐上这辆前往黑虎寨主寨的马车,张翟盘坐沉思着。

他原以为黑虎贼的首领周虎会在城内什么地方,却没想到,对方居然还在其老巢内……

要知道,今日已是十月初四,再说得明白点,南阳军偏将纪荣已率领那两千军卒抵达县北整整五日了。

经过整整五日的时间,黑虎寨的老巢居然还在?

甚至于,张翟回想起方才陈才的态度,似乎对方并不认为其黑虎贼主寨短时间内会被那两千名南阳军攻陷,否则对方不至于会他们引到主寨去。

这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……

张翟颇感觉不可思议。

大概两个时辰后,在临近黄昏时,这辆马车终于来到了县北应山的南侧山坡下。

将马车藏在附近一片小树林中,那两名黑虎贼带着张翟等人上了山。

据张翟所见,这边山坡几乎没有高耸的树木,只有一些矮小的灌木与草花,这让张翟感到十分惊讶。

他问带路的那两名黑虎贼道:“这边为何不见树木?”

其中一名黑虎贼简单地解释道:“被官兵放火烧了。”

“噢。”

张翟顿时恍然,这次他才想起,黑虎寨曾经前后遭到三次来自地方官兵的围剿。

花了一刻时左右,张翟等人终于登上了半山腰,此时,他们终于看到了山林,但也随之碰到了黑虎寨的人。

“你等是做什么的?”

但听一声质问,便有十几名衣着各异的黑虎贼冒了出来,有的还举着弩具,惊得何璆等人立刻将张翟护在身后。

好在他们身边有那两名陈才的手下在,这二人立刻上前解释:“别动手,自己人。”

说着,其中一人在对方监视下走上前去,似乎是出示了什么东西的样子,此时,其中有一名看似队长的人物这才说道:“你等先呆在这边,我去禀告右统领。”

右统领?

张翟暗暗嘀咕,感觉在一群山贼里听到这个职务,着实有点稀奇。

片刻之后,张翟便看到远处的山上走来一群山贼,为首是一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,张翟注意到有人朝着他指了一下,旋即,那名年轻人便朝着他走了过来。

只见对方抱拳招呼道:“尊驾想必就是来自荆楚的张老贾吧,在下褚燕,已得知诸位的来意,请诸位随在下上山。”

来自荆楚的张老贾?嘿!看来黑虎贼的首领与头目们,对我等有所顾忌,不愿声张啊。

张翟心下暗暗想道。

不过他并不感觉意外,毕竟在晋国的土地上,他义军就是叛乱军,哪怕是山贼也不愿与他们牵扯上,这也并不奇怪。

“那就多谢褚统领了。”

“不敢。”

片刻后,张翟几人跟随褚燕上山,在前往主寨的途中,张翟试探道:“据张某所知,数日前有南阳军的偏将纪荣率两千军卒围剿贵寨,不知现今的局势如何?”

褚燕回头看了一眼张翟,带着几分微笑与疏远,说道:“等张老贾见到首领,介时首领自然会做出回答。……请。”

“请。”

见对方不愿透露,张翟便不再追问。

片刻后,待等天色将暗之时,张翟一行人终于在褚燕的带领下,来到了黑虎寨的主寨。

在走入这座山寨后,张翟第一时间就看到有三两个孩童在奔走打闹,其中一个五六岁的孩童还一头撞到了褚燕身上。

他会发怒么?

张翟看向褚燕。

在他的关注下,褚燕伸手按住了那名孩童的脑袋,笑着问道道:“小家伙,干嘛呢?”

“右统领。”

那小孩转身这才看到褚燕,他也不惊慌害怕,献宝似的说道:“右统领,我们在玩‘兵与贼’的游戏呢,右统领,你跟我们一起玩吧,我把大统领的位置让给你。”

说着,其余两个小孩也围了过来,拉扯着褚燕的衣衫。

褚燕笑着摸了摸那几个小孩的脑袋,笑着说道:“我还有事呢,回头有空再跟你们耍耍,去去,莫要挡路,我还要带这几位贵客去见首领。”

“哦。”

那几个小孩这才蹦蹦跳跳地跑远。

此时,褚燕转身面向张翟,带着几分歉意正色说道:“抱歉让几位久等了,褚某这就带诸位去见大首领。”

“褚头领言重了。”张翟笑着摆摆手,旋即好奇问道:“不知那几名孩童是?”

褚燕也不隐瞒,简单说道:“是寨内弟兄的子女。”

“噢。”

张翟若有所思。

旋即,在褚燕的带领下,张翟一行人继续深入黑虎寨。

他们此时才发现,这座贼窝内不是只有面相凶恶的山贼,还有一些妇人与孩童。

据他们暗中观察,这些妇人与孩童似乎并非是受到胁迫的样子,有的甚至还主动与褚燕打招呼。

怎么说呢,要不是明知这是黑虎贼的主寨,这里给张翟的感觉,就好像是一座山村。

不止是他,他身后的何璆等人,亦有类似的感觉。

不多时,褚燕将张翟等人带到了一座房屋前,只见在那座房屋前,立着一名身材非常魁梧的壮汉。

看到此人,张翟心中微惊:好一员猛士!

此时,褚燕笑着与对方打招呼:“牛横大哥,这几位便是来自荆楚的贵客。”

“俺早猜到嘞。”

那莽汉笑着回道。

在他身旁,有一名山贼立刻就到屋内通报:“首领,荆楚的贵客到了。”

“吱嘎”一声,屋门打开,一名戴着虎面面具的人打开了屋门,做出了邀请的手势。

“请。”

褚燕亦对张翟等人邀请道。

终于要见到了,黑虎贼的首领……周虎!

微吸一口气,张翟带着何璆几人迈步走向那座屋子。

在经过牛横身边时,他忍不住看了几眼牛横的身高与魁梧的体魄,与自己做了一番对比。

他身后的何璆几人亦是如此。

而牛横与褚燕二人,则跟在张翟等人身后,进了屋子。

进了屋内,张翟四下观瞧,旋即立刻就发现有一人坐在屋内的桌旁,只见此人也戴着一块虎面面具,待看到他走入时,对方站起身来,拱手抱拳,用沙哑的声音问候道:“张渠使。”

诶?

张翟心中闪过几丝异色。

他怎么也没想到,黑虎贼的首领周虎,居然是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。

当然,尽管心下惊讶,但他当然不会蠢到说出口,得罪对方,他不动声色地抱拳回礼,笑着说道:“足下想必就是黑虎寨的首领,周虎周首领吧。”

“哈哈,张渠使抬爱了。……请坐。”赵虞抬了抬手。

“多谢。”

在彼此见礼后,张翟走到那张桌旁坐下,与对方面对面就坐。

他身后的何璆等人,则站在他身后。

而另外一边,牛横与褚燕二人,则移步至赵虞的身后。

据赵虞观察,这张翟看似三十来岁的样子,剑眉虎目,乍一看就颇有气势,那不时转动的眼珠,足以说明此人思维活络,是个精明之人。

而在赵虞观察张翟时,张翟亦在暗自观察着对面的赵虞,只可惜,由于赵虞脸上戴着那块虎面面具,张翟根本无法看到赵虞的容貌,充其量只能看到一双眼睛。

思忖了一下,张翟笑着说道:“前几日张某初至昆阳时,便曾听说周首领的威名,当时张某便期待能一瞻周首领的威容,不知周首领能否满足在下这小小的愿望呢?”

赵虞笑着说道:“张渠使抬爱了。……张渠使自降身份来见周某,周某理当用真面目示人以表尊敬,但奈何周某曾经因为一次经历毁了颜容,不想污了尊驾的双目,还请张渠使莫要见怪。”

在赵虞说话时,站在他身后的牛横咧着嘴直乐,哪怕褚燕用手肘撞了他一下,牛横也没反应过来。

“噢,原来如此……是张某孟浪了,抱歉。”

张翟立刻表示了歉意,假装没有看到赵虞身后牛横、褚燕二人的小动作。

对于赵虞那番‘毁了颜容’的说辞,他是一个字都不信的。

不过这不重要,关键在于他能否将这个黑虎贼的首领拉拢至他义军的阵营中,毕竟在他看来,这个周虎真的相当有本事。

“哪里哪里。”

赵虞摆了摆手,说道:“要说歉意,也应该周某才对……”

张翟当然知道对面那位指的是哪件事,遂笑着打断道:“周首领言重了。”

他起初想揭过此事,但转念一想,他忽然改变了主意,只见他意味不明地说道:“此番,张某并非是兴师问罪而来,张某也相信,当日贵方的某些行为并非而已,不过,贵方当日在南阳郡的行为,着实是为我方带来了诸般不利啊……”

说着,他不等赵虞开口询问,便道出了其中的原因:“恐怕周首领不知,今年六月时,我义军本欲反攻南阳郡,为配合义军的行动,张某遂带领一群义士,率先潜伏至南阳郡,准备找机会袭击南阳军的军屯田,若能抢到粮食那自然最好,日后可以为义军所用,如若不能,便放火焚毁军田。待九月中旬,等到我等即将展开行动时,雉县等地忽然传出消息,说是有人以我义军的名义鼓动当地百姓……呵呵呵呵,惊得张某立刻就联络各方义士取消突袭。”

“……”

面具后的赵虞脸上露出几许诧异。

该说是无巧不成书么?他在假借荆楚叛军的名义时,可未曾想到竟然会破坏荆楚叛军的行动。

“这可真是……”

考虑到荆楚叛军也是一股他黑虎寨招惹不起的势力,赵虞正色拱手致歉:“实在是抱歉。”

张翟很满意赵虞的态度,抬手说道:“周首领言重了。……正如张某方才所言,张某并非是兴师问罪而来,方才透露那些,也只是想让周首领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而已……”

……这意思,就是让我默认欠你方一个人情呗?

赵虞微微皱了皱眉,旋即不动声色地问道:“张渠使这话,是要让周某感谢贵方的大度,且因此默认欠贵方一个人情么?”

……

纵使张翟也没有想到对方竟会说穿这事,一时间有些愣神。

看了一眼对方露在面具外的那双眼睛,张翟舔舔嘴唇,笑着说道:“当然不是……”

他的话还未说完,就见赵虞笑着说道:“不愧是义军,果然大度。……多谢张渠使不怪。”

喂喂喂,我还没说呢……

张翟脸上露出几许古怪之色,一闪而逝。

他想了想,问道:“周首领,不知你对当今天下,如何看待?”

听到这话,赵虞就猜到这张翟十有八九就是想拉他加入义军——这都是老套路了。

但说实话,他并不想加入义军。

不可否认,近几年义军确实闹得很凶,但总体来说,各路义军还是被晋国的军队压着打。

南阳郡、南郡这边有王尚德,江夏有陈门五虎之一的韩晫,据赵虞所了解的情况,那各路义军根本无法突破那几位晋国将军的防区。

此时倘若他黑虎众加入义军,祭出反旗,保准立刻就给灭了。

想到这里,赵虞不动声色地笑道:“周某一介草寇,哪有什么对于天下的看法?周某所求,仅在于带着诸弟兄安身立命。”

这话一说,张翟立刻就皱起皱眉头。

这周虎……看出我的来意了么?

他深深看了几眼对面的黑虎贼首领。

既然被看穿了,他索性也不再藏掖,正色说道:“周首领此言差矣!天下,乃是天下人之天下,并非李氏之天下,今暴晋无道,我辈有志之士理当联合起来,推翻暴晋,另立新朝。……我观周首领身具大才能,却沦落为寇,未尝不是这恶世所致。周首领何不顺应大势,投奔我义军呢?相信以周首领的才能,定能在我义军中有一番大的作为。”

……挟‘恩’图报不成,就改策说,这个张翟……

赵虞心下有些好笑,摇摇头说道:“张渠使高看周某了,周某就是个不学无术的草寇而已,与天下大多云云之辈那般,趋吉避害、趋炎附势,可没有贵军义士那般的崇高品德,也当不起张渠使的称赞。”

张翟皱眉不语。

从赵虞的话中,他听出了两层意思。

其一,这位黑虎贼的首领婉言拒绝了他的邀请;其二,这位周首领并不看好他义军。

要不要稍稍向此人透露一些内情呢?

张翟陷入了沉思。

在他看来,这伙黑虎贼还是很值得拉拢的,原因就在于这伙山贼不动声色地暗中控制了昆阳。

而昆阳县在他义军的战略中,亦不失是一处要地。

毕竟昆阳位于南阳郡与颍川郡的边界,与数百里应山为邻,倘若这伙黑虎贼能成为义军的内应,他日他义军就能迅速接管昆阳,然后向西可至汝水诸县,向东可至颍川郡腹地,怎么看都能大大推动他义军的战略进展。

想到这里,张翟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听周首领的意思,似乎周首领并不看好我义军……诚然,前些年,我义军面对晋国的军队确实有所劣势,但这个局面已经有所变化。周首领恐怕有所不知,在今年的五月,我义军的江东大将赵璋,于泗水一举击败江夏将军韩晫,一战令其折损数万人马,晋国朝廷亦为之惊恐……此乃我义军前所未有之大胜!”

他看了一眼赵虞,见后者没什么反应,遂又补充道:“周首领可知那韩晫是何许人?此人乃晋国太师陈仲的五名义子之一,赫赫有名的‘陈门五虎’之一!”

……

赵虞的眼眸中闪过几许惊诧。

陈门五虎?

那岂不是说,那韩晫就是章靖的义兄弟咯?

赵虞的脑海中立刻就浮现出了章靖的身影——尽管他并未见过章靖。

对于章靖,赵虞是有所忌惮的,因为二人当初交过手,即便双方手握相同的兵力,赵虞也不敢保证他就能击败章靖。

而现如今,章靖的兄弟,同样是当朝太师陈仲义子的江夏将军韩晫,却被江东的义军击败,损失了数万人马?

……江东的叛乱军几时变得怎么厉害了?

赵虞心下很是惊诧。

在赵虞震撼之际,就见张翟正色说道:“这天下,即将迎来前所未有之大变局,残暴的晋国终究无法阻挡天下有志之士,它必将为我义军所覆亡!”

“……”

看着忽然豪情的张翟,纵使是赵虞一时间亦有些被震撼。

Tags :